昨日,武汉科技学院高职学院50名身材高挑、形象气质颇佳的女生,在经过自荐、推荐、层层考核等环节后脱颖而出,正式成为该校“淑女班“的首批学员。按校方公布的教案,这50名美女学员将接受系统的礼仪培训,最终被培养成秀外慧中、品位高雅的新“淑女”。(4月2日《长江商报》)

     高校毕业生就业不顺畅,有人责备学校专业设置有问题。多数的学校死猪不怕开水烫,一仍其旧,也有的学校顺应潮流,在专业设置上进行创新。如:浙大开办有“卓越女性培训班”,清华开办有“完美女性高级研修班”,尽管这些班也都被戏称为“淑女班”,但其主要目的是为社会女性提供培训服务的。而武汉科技学院却不同,其“淑女班”培训的对象并非为“有淑女需求”的社会女性,而是在校女大学生!这必然意味着高校欲抛下尊贵的教书育人功能,转身于庸俗的、病态的社会功利泥沼,将女大学生导向价值的误区!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在众口一词的骂声中,“淑女班”成为了“二奶培训班”的代名词。

    “淑女班”是一种非专业教学模式,一学年开设6门课,共45课时:公关礼仪8课时、艺术修养课程8课时、化妆技巧课程8课时、形体训练8课时、国学经典8课时、服饰与色彩搭配5课时。其中“国学经典”被确定为该班的学习重点。但是,对于这样一件似乎确能宏扬传统、彰显民族特性的“义举”,社会的反响却很不乐观。质疑者摆出的理由有这些:一是孔子倡导“有教无类”,何以单挑美女出来培养?二是国学修养是人人都必须提高的,何以专门善待美女?三是仪表体态美是全体女生所渴望的,何以给部分美女开小灶?四是古代淑女的含义“端庄贤淑、德行无失”,并没有过多的外貌讲究,何以今日之淑女就要有严格的外貌要求?五是一个女孩能不能成为淑女需要的是家庭、社会文化的长期浸淫,何以寄希望于一门课程的开设就培养出淑女?鉴于上述疑问,可知学校的目的并非真在于培养淑女,而是又一种形式的作秀,是在利用学校的资源为富人培养备选妻室或二奶,因为这些形象、气质俱佳的女孩本来就在找工作、找婆家上不存在问题,现在经过一番“培养”,一般单位、一般男人就更望尘莫及,只有等待非同一般的单位和非同凡响的男人了。

    我认为上述观点不无道理,尽管武汉科技学院高职学院一再强调国学经典是重点,但也不过只占了8个课时,重在哪儿?国学经典,博大精深,是你几个课时就能研究明白的?古之所谓淑女,并非等同于美女佳人,只要女子端庄贤淑,德行无失,大可称为淑女。似这般专挑美女来培养淑女,是不是有点投机取巧与挂羊头卖狗肉之嫌疑呢?该院副书记袁卫华坦称,“淑女班”的50名学员是在全校公开选拔出来的,相当一部分是该校模特队和礼仪队成员,她们身高都在160厘米以上。而参加该班旁听的女生达到140多名。按道理说,如此火暴的专业应该是对大学生就业有利的。那么,参加者又是本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和什么样的目的而来的呢?该班多名学员称,“不排除希望通过培训使自己将来在竞争激烈的职场和婚恋场上更具竞争力。”还有说得更直接的:“学得好不如嫁得好,这是一种客观存在,没有必要刻意否认,所以我赞成开办这个班。”由此可见,学校办淑女班,其选拔过程其实就是一个选美的的过程。而那些热衷“淑女班”的女孩们关心更多的也只是将来增加一些职场和婚恋场的资本而已。我们常说,有什么样的市场需求和社会需要,就会有什么样的产品出现。说白了,大学开设“淑女班”其实就是迎合了社会上一些“成功人士”对中国传统女性特色的渴望,在许多“成功人士”看来,女性就应该成为自己的一个“花瓶”,肩不要挑,手不要提,举止高雅,貌美贤惠,说话莺声燕语,甚至逆来顺受,成为自己的“金屋藏娇”。而对官爷款爷而言,现在俗女浪女太多,玩腻了,也希望换换口味,再说找个淑女点的,也显得自己层次高一些。尽管当今社会美女超女如云,但淑女却是严重供不应求的。所以,举办淑女班符合市场规律,顺应时代潮流,培养出的产品肯定畅销。这或许就是武汉科技学院高职学院的真实初衷和真正意图罢!

     高校积极寻求专业创新原本无可非议,但武汉科技学院高职学院对在校女大学生开设“淑女班”,试图把女大学生培养成富太太甚至“二奶”的“创举”,实在是对当今高校教育一种莫大的讽刺!对于高校而言,任何时候都必须以教书育人为宗旨,尤其在庸俗的世风面前,更应具有独立的道德和学术尊严,而不应委身甚至染指于社会不良风气酱缸!武汉科技学院高职学院对在校女大学生开设“淑女班”,究竟是教育的创新,还是教育的堕落?

Last modification:April 13th, 2009 at 06:12 a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