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堂 下的文章 - JUANSHA.CN - 卷沙阅读

最硬的骨头

分类:故事堂 ; 热度:2267

文/荠麦青青说起硬骨头这回事,过去的中国人里绝不匮乏,在浩浩汤汤的历史长河里,这样的例子唾手可取。宁折不弯,宁死不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样的铁骨铮铮带着凛冽的寒光和猎猎的风声,堪称历史丰碑上最坚硬的花岗石。文革期间,著名的翻译家傅雷先生和他的夫人朱梅馥双双自缢;被誉为“人民艺术家”的老舍先生自投太平湖;更有一代巨星上官云珠不堪侮辱跳楼自杀。众所周知,在这份令人触目惊心的名单上还可以列出一长串的名字。他们无疑都是骨头硬的人,残酷的批斗,卑劣的诬陷,人格的凌辱,无所不用其极的整人手段,最终使他们以蹈死不顾的姿态做出了永不屈服的抗争和控诉。与此同时,另...

路过心上的女孩

分类:故事堂 ; 热度:4269

文/卡卡.小宝是个很热心的男孩,乍一看他,长的忒屌丝,可其实他内心是个哲学家一般的人物(这跟褒贬无关,我指的是他爱探究人性,这玩意儿,探究探究着就很容易对世界失望)。刚认识那会儿,只觉得小宝话忒多,长篇大论的老让人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时不时还夹杂着几句English,让我这种三句话抓不到重点就炸毛的人很是头疼。所以大学前三年,我和小宝之间的沟通仅限于对骂与相互鄙视。他鄙视我骄傲自大,我鄙视他爱装x。.后来机缘巧合我们竟臭味相投成了特别好的 朋友,也是我为数不多的灵魂知己之一。尽管我觉得他是我为数不多的灵魂知己之一,他如果长得更帅点没准我能让他当我的蓝...

下面是摘自彼得·德鲁克最喜欢的作品《旁观者》的第一篇,这是一个人生宽度最美的原型,是德鲁克笔下的奶奶。奶奶年轻的时候十分纤巧,娇小玲珑而且容貌出众。但是,我所看到的奶奶已是迟暮之年,看不出一点青春美丽的痕迹,不过她还留着一头亮丽的红棕色卷发,这点让她引以为豪。她不到40岁就做了寡妇,而且百疾缠身。由于得了一种严重的风湿热,造成心脏永久的损伤,因此好像老是喘不过气来的样子。关节炎使她成了跛子,所有的骨头,特别是手指,都又肿又痛,加上年事已高,耳朵也不灵了。但是,这一切却未能阻挡她到处溜达的雅兴。她风雨无阻地走遍维也纳的大街小巷,有时搭电车,不过多半步...

先讲一个无缘分享的他和她的故事。她,是一个骨子里很要强,可是表面上很温和的女孩;他,同样是一个骨子里很要强,可是却会对她百依百顺的男孩。她与他的相识没有任何的巧合、悬念,一切都很顺其自然:她在他的城市里上学,他在她的城市里比她早一年上大学 ;毕业后,她留在了他的城市,而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找工作,于是两个人相遇了......即便在同一个工作环境中,两个人还是没有交集,他做他的财务,她做着她该有的服务。只是因着另外一个共同的朋友,他们才开始有了点头之交。三个月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这个单位,原因也各不相同。直到有一天,她因为没有足够的社会...

原来你并非不在乎

分类:故事堂 ; 热度:7767

文/何满子庄子的老婆死了,他的好朋友惠子去吊唁。谁知只见庄子这人正坐在蒲草席子上,一边敲着瓦盆,一边唱着歌。惠子责备他,人家老先生却说,你看,人未生的时候,本来就是混于天地万物之中的,并没有形状,连气息亦没有。后来生了形状,做了人,过了几十年,现在又重新回到宇宙天地之中去了,这就像春夏秋冬彼此交替更迭一样,有什么可伤心的吗?倘若我是惠子,听了这话,一定很难过。后世人一代又一代地读着老庄,参悟其中的道理,称赞崇拜他们的透彻,可是惠子是这世上最了解庄子的人,他也许会想到,自己死后,他的好朋友庄周,大概也不会伤心怀念他。惠子也许还会想起,自己曾经和庄子讨...

家书:《我的思想轨迹》

分类:故事堂 ; 热度:2710

应君威要求,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发表他的一封家书。我的思想轨迹.我亲爱的父亲母亲:写个文章总要总要有个题目,虽然是给你们写信但总觉得要定个基调,也把这封信当作一篇文章来写。我在题目上也是考虑再三,最终也没想出什么好题目,所以就定了这个题目。一来是方便我把握文章的主题不至于写的太乱,二来是想让你们二老知道我在说什么,我的想法是什么。万事开头难,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其实老早就想给你们再写封信,想让你们知道我最想对你们说的话,以及我对自己成长的看法,感觉有千言万语却又无从写起,总之是很矛盾。前段时间告诉父亲我一直在练字而且卓有成效。也...

写给剩男剩女

分类:故事堂 ; 热度:15984

文/橘子我也是个剩女,写这篇东西,既写给自己,也写给和我一样剩下的单身们。上周一个女朋友来电话,说: **,给你介绍个男朋友。我一听,很开心,因为说明这个女朋友惦记着我,听她的口气,颇有些肥水不流外人田,被好友这么关怀总是开心的。同时呢,也很犹豫要不要接受,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事基本不会成功。为什么?因为我了解我自己,我是日久生情型,相亲啊、介绍啊都没戏,我真的很难喝杯咖啡吃顿晚餐就产生心动感,其实对方也是这样,所以很多相亲都是友好会谈,不了了之。有些双方感觉都还不错的,但因为陌生感和对未来的没谱,谁也不愿意轻易的先伸出橄榄枝,就不了了之...

一座城池一个人

分类:故事堂 ; 热度:4239

文/一心@gitanjaly相遇二月份的江南还有些冷,习惯了火车里的温暖着实不想出去。晓盏拍了拍脸颊,像是在安慰自己:不想出去也要出去啊,到站了。杭州,春节过后的第一次旅行,她选择了杭州。一个有着许多爱情的城市。走出站口的时候,晓盏双手合起祈祷:请赐给我一个白马王子吧。晚上的杭州有些冷,作为超级路痴的晓盏,望着来往的车辆叹了第一百零八次气: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打扰你们的,我只是把我的方向感丢在家里了。“你好,是XX青年旅舍吗?我是前几天在网上订房的客人,嗯?我现在的位置是在XX路,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去你们哪里了。”电话的另外一头传来一个很温和的男声:“...

父亲的份量

分类:故事堂 ; 热度:2747

文/空号这些天,一直有个影子在眼前,间或而清晰地晃动着,让我心神不定,让我细泪盈眶,让我浮思掠忆。那个影子就是我的父亲。他好像一直喃喃地试着给我述着什么,我那么认真地寻听着,却什么也没听到。我甚至有些惶恐了,我一直很硬强地生活着,莫非是什么坷坎要混沌了我清洌的心绪,要不怎的会如此地脆弱,以至于惊扰了父亲的天国?父亲已经逝去了五个足年了,真的不知道他在他天国怎么样了?我已经好些时间没有如此戚戚地念想着他,掂着父亲的份量了。父亲从来都是一个孱弱并且主动示退的人。在记忆中,父亲大多时候都是默不作声的,倚在人堆傍边地也看着热闹,生怕惊扰了人家一般,逢人都含...

文/红妆我曾经期盼的未来美好生活,若我能和我最好的朋友,异性也好,同性也好,在同一个城市工作或者在相距不远的地区工作那该多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房子,租来的也好,慢慢还房贷的也罢,一到下班期间或者休息日,若心情不好,就骑车到朋友的小窝里窝上一整天,和朋友诉说下心事,唠叨下自己的不满,八卦下周边的各色消息,待心情变好之时,便和朋友手拉手(异性朋友肩并肩)随便找个烧烤摊,来上一杯清透清透的凉爽扎啤,嚼上一口外焦里嫩肉汁混着血水的上等烤肉。心情不好?不高兴?早就跑的烟消云散……散散散掉了。食物是最善良的,它不会拒绝任何人,吃饱了,就不孤独了。若心情大好,...